我又在假日前夕染上了感冒...為何總是要在放假時感到不舒服...

這幾天也沒有好好看書,一拿起書就開始想睡覺,小書桌上擺了不少日檢書籍,

雖然這次有足夠的時間好好準備,但我卻還提不勁來。

今天大堂哥回台灣,抵達沒多久就到家裡來要給老爸上香,

他進門後,我仍是沒有開口喊他,因為前一秒老媽說聽說家族墓伯母也要我們出錢,

我很不高興,相當的不高興,不是出多少錢的問題,是他們怎麼好意思要我們出錢,

不高興的我上樓給祖先點香,問他們這樣對我們這個家公平嗎?

所以看到大堂哥時我的氣未消,很多不滿也全湧而上。

老媽說大堂哥和老弟在老爸牌位面前哭...

下週大堂哥也想和我們一起去北海福座祭拜老爸,

我明白他對老爸的愛及尊重,這次聽說他是回來台灣工作,

我們日後相見的機會必然不少,老媽一直要我放下不再計較,

但話說回來,真正不放下不放手處處要計較又是誰?

為什麼是受傷害的我們要放下不計較?

創作者介紹

YOSHIE自言自語新天地

yosh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