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樗澤san :
沒想到寫給您的第一封信,卻是最後的一封信。
還記得剛進公司時,您嚴酷的外表,讓我不敢與您接近,
但面對日文不懂的我,您總是耐心的慢慢說,總是比手劃脚的與我溝通,
久而久之,我開始懂得您說的話,開始感受到您對我的照顧,
我亂七八糟沒有文法的日文,您也能懂,這也許就是默契吧!

您還要我與您比賽,您學中文,我學日文,看誰講的流利,
剛開始我還沒有學到的對話,同事都會教我,您不看我的小抄,
要我照著小抄唸,也是要我開口練習講,您的用心我都知道,
但後來,聽了同事說,您早在幾年前,就來到台灣工作,
淺淺的中文都能通,因為這樣,賴皮的我,開始很少對您講日文,
您的中文不斷的在進步,我的日文卻因為我的不夠努力而停止。

您總不會生我的氣,總愛講我們像父女,總是誇我工作認真,
總愛聽我唱歌,總愛捉我去擋酒
至今~我仍然還不願相信您已離我而去,我不斷告訴自己,
您回日本了,只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就回去了。

記得您說過一定要喝到我的喜酒,還答應如果那時調回去日本,
也會帶著家人一起飛來台灣參加的不是嗎?
而我們的比賽也還沒有結束不是嗎?

前陣子常加班,加班加著,都會想起您要我早點回家的關心表情,
每次想起您、回憶您時,眼淚都會止不住,
好久沒有聽到您喊yoshie…
好久不見您~~~
好想您!
不知道?…樗澤san…您有沒有也想念我?您一切好嗎?

 

bunazawa&yoshie.jpg 

yosh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