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上國一那年,我仍為我們的友誼感到婉惜,

再怎麼說,他是我在這裡結識的第一個朋友,

我們曾經無話不談,沒理由的分開,真的讓我深感遺憾。

雖然我們彼此的家很近,但我怎麼也不敢再問,

幾次在夜市碰見,他仍保持他冷漠的表情與我擦身而過,

他阿姨也問我:「怎麼那麼久沒見到妳?」

我只好笑笑的回答:「這陣子課業多,所以不常出門。」

這一年來,我們的友情更淡了,可以說是陌生人一樣,

國一上學期,我們還不約而同的去撞球店牽狗去溜溜,

只是同一天卻是不同時間,要說巧也不巧,因為我們並沒有碰到面,

老闆大哥哥問我們是不是吵架了?但他沒說,而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下學期,老闆大哥哥因為租約到期,房東要漲價,

他只好收拾行李,整理好店面離開了,

從此少了撞球店可以去,我也就沒有聽說他的事了。

 

到了國二,我在校園無意中見到了他,

時間過的真快,他也小學畢業了,我升上了國二,當然他也升了國一。

 

他,還是一點都沒變,邊走邊和同學打打鬧鬧的,笑的挺開心的,

只是,當他見到我後,隨即收起了他的笑容,

差別好大啊~好像在他眼裡,我們之間一點友誼也沒有,

為此,我真的感到無奈及感傷,好像只有我自己懷念著過去沒忘記,

終於決定,不再理會他,就像他不再理會我一樣。

 

巧的是,他的教室就在我們教室的左下方,

每早朝會時,站在第一排的我,總能一眼就看到他站的位置,

而他同樣的冷酷回應我,後來我與同學交換了位置,

我不想看見他的笑容因為我而消失。

巧的是,他被選上糾察隊後,特別愛經過我們班看我們班的秩序。

(因為他很頑皮,所以故意被挑出來當糾察隊糾正自己及別人)

巧的是,我明明故意繞道走,還是會被他碰見。

巧的是,每次我到訓導處或教務處時,都會遇到他被叫去訓話。

巧的是,放學時我都故意晚點走,還是會看到他還在校園玩。

但這又代表什麼?我們有緣份嗎?其實是命運的捉弄才對吧!

 

偶然的一節下課時間,我遇見了他哥哥,於是禮貌性的點了頭,

他也點了頭回禮,並無奈的對我說:「我弟變壞了,動不動就跟人吵架、打架。」

搖搖頭後,就離開了。

我看的出他是變了很多,他拗起來的話,連他哥都招架不住,

記得路隊長說過,難得父母離異的問題,沒讓他學壞,

只是,那都是過去式了,

因為不時可以聽到由訓導處或教務處廣播他去訓話或處份,

也曾看過他不是臉黑青就是手腳黑青,不時帶著傷痕,

加上這年紀屬叛逆期,很容易就學壞。

創作者介紹

YOSHIE自言自語新天地

yosh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