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不知道是不是太累? 眼眶都不時有淚水打轉著....

 

連續三天被總管(大家都這麼稱呼啦~)激到....最後還是忍不住在公司落淚

事件一:
KIMURA桑這陣子都跑去買冰咖啡豆來公司請我幫他沖泡,我當然義不容辭幫忙,
結果某天因為總管找不到茶壺,一聽欣媽說茶壺現在都由我拿去沖咖啡了,
就不小聲的喊過來"珍桑~妳們也差不多一點...自己要泡咖啡自己帶茶壺來"...
頓時...我真的感到有點委屈,但忍了下來...
我也跟欣媽交待等一下KIMURA桑進公司後要請他以後自己帶茶壺來...
沒多久KIMURA桑進來後,我和珍樣就請他以後要帶茶壺來給我沖咖啡,
總管還在那邊講他再去找一個來...大小漢差別那麼大...
珍樣說我每天忙大家不是不知道,現在早上都還抽時間來沖咖啡給KIMURA桑,
還要受總管氣真的很委屈。

事件二:
因為太忙抽不出時間去台南開會而使用電話會議,
但因為很少使用又加上總管好像在改裝插座拉線等等工作,
於是還是請欣媽協助安裝,結果珍樣返回位置講電話時,
總管來會議室就對著欣說:他們不會自己裝嗎?什麼都要叫妳來...
我再度酸了起來(我承認我很脆弱...這陣子更是),
欣媽回他:你把這裡重新拉線改位置又沒有放說明,沒有人會裝啊?
總管默默離開。

事件三:
合約書我是愈做愈沒有信心,因為條款被總管一改再改,
我也知道我也有很大的問題,每次都看不懂廠商提供的保單內容,
但這次最新的條款也是經由他確認修改的,
明明已經確認廠商只要在進廠前十天提供保單就可以先製作合約,
送去的合約又再度被打回....這會兒...我真的受夠了!!!!

做的沒有成就感...感到好無力...

========================================================

前幾天再度去了九族....
雖然玩的很開心,但心裡總是有股酸酸的感覺....
"回憶"是擁有酸甜苦辣的,原本以為已經淡如水,但它還是存在在記憶中的某一處,
走過每個景點,它就慢慢的浮現出來,心也就跟著慢慢酸了起來了。

==========================================

參加里民三合一旅行,第一天在九族喝了不少酒....
第二天在車上唱了不少歌....
第三天和久違4年多來自日本的表弟講了不少話....
感到有點壓力有點自責有點慚愧有點怨自己...
怎麼我的日文就僅是如此? 怎麼我的日文就依舊沒有進步?

然後就在父親節的當天晚上,我沒夢見老爸.....而是夢到了BUNAZAWA桑....
有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沒有夢到BUNAZAWA桑了,
在夢裡公司同事們在聚餐,有個人拍了我的肩,我一回頭,眼眶就紅了,
夢裡他用日文跟我說:好久不見!我們下回一起去喝啤酒一起去卡拉OK!
我趕緊敬了他一杯,對著他說:父親節快樂!

夢醒後....淚水還殘留在臉上,
先和老爸說聲抱歉...居然忘了點香跟他說爸爸節快樂!(趕緊補說)

之後腦子裡不斷重覆著BUNAZAWA桑對我說過要我好好學日文的話.....
心再度酸了起來....怎麼我的日文是這麼的差? 我讓他失望了? 自己也對自己失望透了 !

雖然表弟跟我鼓勵了不少話,也感謝我學日文的最初動力,希望我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
慢慢來並且建立信心....這些話身邊的大家都講過....
心結仍是要自己解....
我個性始然...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慢慢自我恢復...

---------------------------------------------------------------------------

我想是太累了....是太累了才這樣....是太累了.....

yosh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rina2009
  • 記得剛進公司時.不知是誰跟我說的.木村樣一進公司就要沖一杯不加糖的熱珈非.
    木村樣不喝水的,一天要三四杯熱珈非,.....這個任務後來轉給你了???(我忘了).
    再後來你轉部門.這個工作變誰做的呢?
    你累積太多的壓力及不滿了.唉!想安慰你但在這個不景氣的時代裏....

    哭也是一個解壓的好方法.能哭時就儘量哭.連哭都要忍...太可憐了.哭吧.
    想哭就到我懷裏哭....(任賢齊的歌)
  • 他是加奶不加糖...但是他現在只喝黑咖啡了,
    加糖不加奶是樗澤桑,可是後來我還是有加奶...比較香咩~
    加奶不加糖的則是武田桑...
    我都還記得哦~後來我也忘了這些是誰接手的?
    但樗澤桑的還是由我沖泡...直到他不在;_;

    我想哭要到妳懷裡哭啊...那要飛到名古屋去...呵~
    我又太愛哭...這樣成本太高了啦!!!




    yoshie 於 2010/08/15 22:36 回覆

  • rina2009
  • 補充一下...
    大富客事務所時代...泡珈非是秘書兼會計的我.
    大福時代...沒有秘書,改總務部門....
    時不我與了...
    不過我想木村樣還是很習慣你做的.因你做的讓人安心,讓人舒服,
    沒有硬式的公司化.
  • 他上回跟我在聊還是他買的咖啡豆香及好喝...
    我就回他說那是因為我沖泡的...裡頭有我的愛心...
    哈~老由賣瓜啦!

    yoshie 於 2010/08/15 22:40 回覆

  • momo & yu媽咪
  • 不好意思,讓你受委屈了。
    當時是我把咖啡機的事接下來的,最後都是你和珍樣在幫忙,很對不起。
    總管那個人就是嘴巴很賤,不要跟他一般見識啦。
    日後有需要的話,我也可以幫忙,只要跟我說一聲就可以。
    我想再忙,我應該還可以抽出一點時間來做這些事......真的很對不起。
    至於日文喲?其實我也有相同的困惑,大概到一定的程度之後都會有一段的瓶頸,
    沒有純日文的環境,應該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吧?你已經算很不錯了,
    在會話班裡,即使通過一級的人,無法說得很流利的,也大有人在。

    工作已經那麼忙,不要再把這些無謂的壓力給放在自己身上,這樣身體會很難承受。
    經常會不自覺地悲從中來的感覺我也曾經有過,感覺心裡有一塊很難放下的石頭,
    就是悶到不行。那個應該是身體的自然反應,找個方式把這種壓抑適時發洩出來會比較好。

    你上週末也去南投了嗎?那和我們同時間去耶,只是我們沒到九族文化村,只在日月潭搭纜車,然後到伊達紹碼頭吃中飯而已。
    工作的時候工作,放假的時候就幫自己找個可以放鬆心情的事去做,這樣才可以取得平衡。
    我相信這些你都知道的,所以不要給自己的情緒恢復也立下時間表,
    這樣也會是一種壓力,就順勢而做,看你那時候的心情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
  • 哎喲~這不是妳的問題...
    我其實也沒有幫上什麼,之前洗咖啡機的不只有珍樣...
    連BOB大哥也開始幫忙洗...
    還有打掃的歐小姐也有在洗呢~
    欣媽也比我還懂得如何處理解決狀況...
    大家就互相幫忙而已...別這麼有壓力!
    會勸別人不要有壓力的做人處事過生活,
    卻不斷給自己許多壓力,而勸我的人也是試了很多方式,
    真的心病仍是需要心藥醫...
    不過講到這個我也借此很替妳感到很開心,
    看妳及一些學日文的朋友們都持續在進步中,
    當然也知道這些都是妳們的努力得來的,
    想想應該是我努力的不夠吧?!

    我是8/6去九族的(社區義工隊旅行)
    我有看妳po的文...妳們這樣的活動很好,也很難得...

    可能這陣子公私事太多思緒太亂才那麼脆弱啦~
    (明明一直就不堅強)

    yoshie 於 2010/08/15 22:57 回覆

  • 牛媽
  • 拍謝 來晚了
    原來 冰咖啡的事 給你們帶來不少困擾....
    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知道冰咖啡的工作 我能不能接下來做呢?
    反正 我原本就是お茶係です 而且現在三叔也不常在台北
    這小事 原本就該我來做 我非常的樂意喔!
    星期一再去看你怎麼做冰咖啡
    另外 洗咖啡機的工作 現在不知道是誰在做
    我一併接下來做 不知是否可以?
    雖然大家似乎不大喜歡洗咖啡機 但其實我並不討厭
    大概是福委洗了半年洗出感情了吧! 看他髒髒(咖啡顏色)的 我....也有點...

    至於陳總管的個性 大家應該都比我清楚
    其實 他並不壞 只是那張嘴巴不好而已
    另外 他最近大概是因為接連著兩個訴訟的事 讓他深感壓力及無力感
    所以嘴巴就變成他釋放壓力的地方囉!
    所以他說的話 不用全部聽進去啦! 聽進去只是折磨自己而已
  • 冰咖啡不會帶給我困擾...
    我雖忙,但也樂在其中。
    是總管的態度問題罷了!

    我想應該不是大家不喜歡洗咖啡機,是有沒有時間...
    又加上不喝咖啡的人很多,也不可能叫日本人洗...
    有些工作也不是說應該是由誰要來做的...
    大家應是互相及主動。

    他有他的壓力...但他是"看人"在釋放...

    yoshie 於 2010/08/15 23:10 回覆

  • 牛媽
  • 補充一下
    從進公司 接這份工作的時候 並沒有提到木村樣的任何事
    所以 我也一直以為只要負責清水(之後接三叔)而已
    不知道說也要給木村先生來一杯....真是不好意思
  • 我以前接收到的訊息是只要是日本人都是要倒的...
    又尤其是有"身份"的日本人...哈!

    yoshie 於 2010/08/15 23:11 回覆

  • rina2009
  • 給牛媽
    我所提的己是17.8年前的舊事了.和現在的大福不同.
    所以我的話不能用在你們現在的大福.
    還有,木村樣的珈非,,好像是要加二顆方糖,,,唉,,我忘了...真糟,,我是來亂的.
    對不起啦.
  • もう17.18年前的事了啊...
    也是厚~我都滿15年了...

    他是只加奶球啦~
    加二顆方糖的是樗澤桑...呵~

    yoshie 於 2010/08/15 23:12 回覆

  • rina2009
  • 洗珈非機的事.被我弄得變泡珈非往事.我真的是來亂的.
    不過...大富客時代,,,我不記得有要加奶球唉!那時沒有特別去買來冰箱放啊...
    總之,,,泡珈非的往事留給我就好.
    你好利害哦.. X田,樗澤的事都還記得,,,還有一位元老級的井原樣.
    不過我那些沙米斯的事己完全不記得.

    那我回去台北好了..我真的好想回去,,,但大輝不跟我回去,
    不過大輝居然記得你帶他去基隆買超長的霜淇淋哦,,他說還要找你去哦.
  • 哈哈...還好啦~不用太在意啦~
    有啦有啦~在長安西路對面那家咖啡店買的啊~
    我還記得他們都是喝哪牌的呢~
    井原桑的話後來我比較少見到他,所以沒有印象了。

    我們是一起去基隆...但超長的霜淇淋應該是去淡水買的吧?!
    找他一起回來吧~不然再長大一點就更不會想回來了><

    yoshie 於 2010/08/17 00:02 回覆

  • 要領不好的牛媽
  • 給rina
    你放心啦! 我知道你是在說以前的事啦! ^^ 別在意
    歡迎下次你來陪大家泡咖啡 聊是非喔!